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切割厚度0.5mm-20mm、不锈钢切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最赞】重庆秧田鱼有啥子不得了??
发布时间:2022-04-03        浏览次数:        

  重庆有个80后农村小伙儿叫谭祥东,如果你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那你可能听说过一家叫秧田鱼的店,如果你还没听说过这家秧田鱼,那么今天你已经听说过了。谭祥东是这家店的创始人,一个平凡又不平凡的耿直青年。

  秧田鱼老板,80后草根创业者,大学毕业后开始创业,经历多次人生低谷后,凭着一颗真诚和坚持的心,从一个农村小伙,开创出人生的一片新天地。

  从这位80后的年轻CEO身上,我不仅看到了有关80后一代人的记忆,更是看到了一个80后从农村到城市奋斗的倔强身影......

  我是在星期三的晚上,给谭总发了一条微信,希望有时间能采访一下他。在这之前,我只是从其他人口中听说过谭总,但是一直未见过面,印象里应该只是开了一家卖鱼的餐饮店。

  星期四的早上,我一打开微信,就收到了谭总的回复,一看时间是凌晨2点多。谭总说,可以采访,今天他正好要去农场,顺便带我去现场看看。这会儿其实我是有一点断片的,农场与秧田鱼?请无限发挥想象,看看你的格局跟这位老板有何不同。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我在观音桥的中信大厦楼下如约与谭总碰面,一起前往农场。

  一行路上,由于雨下得非常大,高速路一度限行,我不禁想,这么大的雨,这是准备去下田捉鱼的节奏吗?

  我们的车在巴南石滩收费站下道后,就看到了一个“放心村”的标志,谭总说,从这里往山上走就是他们的农场。然后,我们就一直在上山,在经过一块巨石的时候,上面醒目地写着:放心村农场。谭总告诉我,从这里开始,就是他们农场的入口,农场覆盖了7个村,共计7000多亩。

  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非常好奇了?一个做餐饮的,然后在乡下建了这么大规模的农场?这是要干什么?

  写到这里,我就先给大家讲一下谭总(下图右一)本人吧!谭总与我年纪相仿,但是他却着实令我钦佩,一位非常务实的80后创业者。

  请允许我跳跃一下,在未与谭总见面前,我以为这应该是一位35岁左右的创业老板,在重庆开了几家秧田鱼的餐饮店。

  所以,当我见到谭总的时候,我非常地吃惊:很年轻,穿着非常的普通,言谈举止间没有一点架子。顿感,这会是一次愉快地交流。

  一路上,谭总一直在说,本想带我们去农场到处转悠一下,谁想天空不作美,这雨压根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于是,谭总把采访安排到了农场的一个木楼别墅里面。

  这是一个隐藏在山顶的纯木打造的两层小楼,里面的布置也别具特色,只要看一眼,你就会爱上这个地方,什么都不解释,先爆图。

  2004年,谭总进入了西南大学就读,学的是畜牧专业。谭总说,那时候他最崇拜的一个人是马云,那会儿淘宝还没有进入重庆市场,大家对网络购物这块认知度还不高,但是在他的潜意识里认为,打造类似淘宝这样的电子商务平台一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于是,谭总便邀约他的两个小伙伴一起,决定在校园里面打造一个电商平台,这个平台的主要业务就是卖手机。在这个3人临时组建的创业团队里,谭总负责整个项目的统筹,其中一人负责货源和销售,另外一人负责网页搭建的技术支持。

  学校的市场相对比较单纯,他们以自己的学生身份作为担保,开始在朋友圈子里面卖起了手机,那个时候,大学生每个月的生活费在400元,而他们通过这个电商平台的销售,每个月每人可以分得1000多元的利润。

  谭总说,他从大学时代掘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不仅不需要向家里要生活费,还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给父母买礼物,他觉得非常的骄傲,正因为这点,谭总在他所在的村里,就成了一个人人称赞的对象,这更加坚定了他坚持创业的信念。

  大学毕业后,谭总和他的两个盟友亦然选择了从石柱到重庆主城,3人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情况下,在沙坪坝注册了一家公司叫“心海科技”,他们的初衷是希望,借助大学时代的成功案例,迅速把这种模式复制到各个高校。

  然而,现实比他们想象得要残酷得多,在经历一年多的市场运作后,大家选择了解散团队,各奔东西。

  即便如此,这个时候,谭总依然没有选择放弃,他说服父母,拿出了所有的积蓄支持他的事业,结果血本无归。

  谭总在说到这段经历的时候,虽然言语上轻描淡写,但是从他的眼神之间,我能感受到那种无奈的心情。

  谭总说,当他把所有钱都投入进去的时候,由于他缺乏市场运作经验,又恰巧这会儿淘宝已经逐步进入了重庆市场,他把父母的毕生积蓄全亏完了。

  在这之后的两个多月里,他的情绪都处于比较低落的状态,觉得自己曾经是村里面人人羡慕的对象,现在却沦落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甚至把父母也牵扯了进来,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在哪里?出路在哪里?应该做什么。

  谭总告诉我,他第一次从石柱到重庆,就是在朝天门码头下的车,所以他对这个地方印象特别深。

  我想,每个从农村进城的80后,曾经都有过这样一个梦,看着城里高高竖立的大厦,总希望有那么一个小地方是属于自己的栖身之地。

  谭总也是如此,他每天从沙坪坝坐702班车到朝天门码头,每天就坐在那里,看着两江交汇处,望着远处的大厦,希望可以找到一个答案。

  直至有一天,有一个经常在朝天门钓鱼的老大爷注意到了谭总的失落情绪,主动上去搭讪,并告诉他:年轻人,钱没有了不要紧,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很平实的一句话,谭总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从别人口里说出来的时候,却仿佛是指点迷津。

  在消沉了两个月之后,谭总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的人生都要废了。正好这个时候,在一个朋友的引荐之下,跟随一位拆迁队的包工头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但是,对方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一是必须拿10万投资入股;二是工作期间没有一分报酬。

  谭总说,他跟随这位包工头任劳任怨干了三年,直到他离开的时候,包工头不仅没有支付给他一分报酬,甚至连投资的10万元本钱也没有收回来。但是,令他非常欣慰的是,在这三年里,他结识了很多的朋友,个人能力上也得到了飞速的提升,这应该也算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吧!

  我很欣赏谭总这种阔达的心态,或许是因为有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经历,在面对人生第二次挫折的时候,选择了以积极的心态来面对,由此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一次大转折。

  3年来,由于谭总在工作上一直勤勤恳恳,且以非常真诚地态度待人,后来,一位老板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加入到他的公司成为合伙人,不需要投入资金,入干股,还可以拿工资。

  对于一个穷困的小子来说,第一次被老板如此器重,并且开出这样丰厚的条件,实在没有理由可以拒绝,谭总欣然答应。

  接下来的几年里,谭总开始了他的拆迁之旅,重庆很多标志性项目他都参与其中,比如现在的大融城、寸滩港等等。

  在房地产飞速发达的几年,谭总也算是赶上了房地产行业的红利,积累了毕业以来人生的第一笔财富。

  自此,你可以想象,这位小伙子再次站到朝天门码头时的心情,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呢?

  我一直笑称谭总有非常敏锐的商业头脑,比如,他毅然在房地产的黄金时期选择了转行。

  谭总说到,他意识到房地产行业在经历飞速的膨胀阶段后必然会遇到瓶颈,所以即便在地产行业深耕了几年,他认为是时候离开,去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了。

  谭总的内心一直念念不忘一句话,就是如何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事业来做。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在心里蕴藏了20多年的名字:秧田鱼。

  谭老头儿是谭总的爷爷,受其爷爷的影响,谭总对鱼一直是情有独钟,爷爷做的秧田鱼味道,更是无法忘怀。

  在石柱偏远的土家农村,有些人一辈子都尝不到好吃的鱼味道,而谭老头儿年轻时走南闯北,成了他们那一辈儿里最早吃到麻辣鱼的佼佼者。谭老头儿第一次吃的鱼是正宗的四川麻辣鱼,太安逸了,以至于忘记了鱼是有刺的,一整块儿一整块儿地吞下,都不担心被刺卡着。

  谭总从小就跟着谭老头儿生活。有一年夏天石柱发了山洪,冲垮了养鱼的秧田。一时间,村里的老少都被招呼着去捡被冲出秧田的鱼。一条条大着肚子、银灿灿的鱼睡在黄泥上,有些还活着的偶尔一个机灵的翻身,溅起了一阵泥点儿。

  那鱼的嘴巴都会抽动一下,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娃儿。幼时的谭总总会问:它是不是痛?没人理他。于是他拿了小板凳坐在了谭老头儿身边,双手托腮,眼里满是期待和崇拜。

  等到鱼打整完,谭老头儿就去备料了。主要的配料是石柱产的干辣椒、泡酸菜、整粒的花椒和几十种中药材,那在当时的石柱土家农村可是稀缺的,整个村也就只有几家人有。他像一个拿着圣旨的小兵奔跑着一一借来,还有家里去年秋天晒干的大红辣椒。当红火的配料下锅后,他就被呛出了眼泪跑出了厨房,不一会谭老头儿就端着一盆不怎么好看的鱼出了厨房的门,身上一股强烈的麻辣味儿。

  第一次吃谭老头儿做的鱼的感觉和他第一次吃时的感觉一模一样,那样的味道简直不摆了!谭总说,他没有像谭老头儿那般地连鱼刺一齐吞下,谭老头儿坐在他的对面,在昏暗的灯光下给他挑鱼肉里的刺,一块儿接着一块儿。吃得肚子都胀痛才住嘴问这叫啥子鱼?谭老头儿眯着被烟熏得睁不开的眼睛说:秧田涨水冲出来的就叫秧田鱼。那晚的月光唯美晕散,洒播在了谭总整个童年的卡卡角角。

  后来,谭总被母亲接到了城里上学。每年过年家里的必备菜都会有鱼,煎炸、蒸、麻辣,色香味美,但确实不是当时的那个味道。

  谭总说,有年冬天谭老头儿病了,我请了假赶回家看望他。他就那么安静地躺着,周围坐满了人,都努力地逗着他说话,他却总是沉默,像是那些被山水冲出秧田的翻着肚子的银灿灿的鱼。看见我,又像那鱼一个机灵的翻身下了床,给我找着为我藏起来的好吃的。

  上学出发的那一天,我给谭老头儿说我想吃他做的秧田鱼。家里的大人都说我不懂事儿,而他却笑着说:走,走,做秧田鱼,给我大学生孙子做秧田鱼!也就是那天我学会了做秧田鱼。

  在开秧田鱼的第一家店前,谭总可以说是吃遍了重庆所有的卡卡角角的鱼店,就是希望能够做出“重庆最好吃的鱼”,直到现在,谭总依然坚持着自己炒料的习惯,而且每每做着秧田鱼的时候,谭总总是觉得,谭老头儿从未离开,他的生命似乎在秧田鱼上得到了延续和传承。

  为了秧田鱼,谭总在巴南区石滩镇放心村开辟了一片世外桃源,在前面三清哥已经介绍了,放心村有机农场覆盖7个村,占地7000余亩,这里有花园基地、水果园、蔬菜基地、拓展训练基地等等,各种原生态,据说那是离主城区最近、海拔最高的地方,反正笔者昨天已经去感受过了,实在是巴适。

  我问谭总,开个秧田鱼的餐饮店,在山上包个鱼塘就行了,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大的资金建立一个农场了?

  谭总笑了笑说道,这个农场是2012年的时候开始建设的,他找遍了重庆所有的地方,最后找到了这里,本打算是做一个秧田鱼的体验基地,希望大家能够实际感受到秧田鱼的原生态。

  谁曾想到,很多在秧田鱼的顾客,听说秧田鱼在巴南放心村还有一个有机农场的时候,纷纷慕名而来,在天气好的时候,人气爆棚,即使昨天路上下着暴雨,高速路限行,三清哥依然碰到了很多游客冒雨而来。

  相比于其他老板的军令状,谭总跟他温和的性格一样,制定的目标也非常的实际,他要做重庆最好吃的鱼,并且计划一年之内在重庆开到10家合作店,5年之内希望能够做到在全国的每一个城市都有一家秧田鱼的店。

  更奇怪的是,秧田鱼的选址真得是硬伤?别人开店,都喜欢把店面开在人流量大的闹市区,谭总却相反,专挑偏僻的地方,比如3个直营店分别选在了茶园、大学城、大竹林的江与城。

  谭总说,他的直营店要打造的就是社区店,把人流量大的旺店就留给加盟商,让加盟商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