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切割厚度0.5mm-20mm、不锈钢切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突厥联盟”来了!埃苏丹和普大帝硬碰硬
发布时间:2022-04-06        浏览次数:        

  埃尔多安立刻推动突厥联盟,把土耳其往泛突厥化推进,有重拾苏丹梦的势头苗头。

  老铁们拿地图稍微对比一下就会发现,泛突厥化和泛斯拉夫化之间有一大片重合区域。在那片区域里,埃苏丹和普大帝的梦将发生激烈碰撞。

  据土耳其主流媒体阿纳多卢通讯社声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于11月12日在伊斯坦布尔东南部的民主自由岛举办第八届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

  主要与会者除埃尔多安之外,还有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统贾帕罗夫、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和国匈牙利总理奥尔班。

  这次峰会的主题为“数字时代的绿色技术和智慧城市”,但舆论界对此并不怎么关注。老铁们都知道这几个国家也不是搞智慧城市的料。

  舆论界的老铁们关心的是另一个话题:会议把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更名升级为突厥国家联盟。

  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成立于2009年,创始会员国有5个:土耳其、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以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为轴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去年纳卡战争中,土耳其拼命支持阿塞拜疆)。

  把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更名为突厥联盟,不仅仅是名称的变化,同时代表着拥有成为大国野心的土耳其势力在欧亚大陆上的新扩张。

  土耳其的这番扩张,基本是在挖俄罗斯墙角。老铁们看看突厥联盟成员,除土耳其之外,都是前苏联加盟国,原本被俄罗斯视为自家小兄弟;现在却和土耳其抱团。

  毫无疑问,突厥联盟会继续扩大,塔吉克语和突厥语系也比较近,很可能是另一个发展对象。

  阿富汗境内有乌兹别克族、吉尔吉斯族、土库曼族,语言都属于突厥语系。这里做一个推测,就是土耳其可能会以承认政权为筹码,换取阿富汗在未来某个时刻加入所谓突厥联盟。

  大家看下地图,如果阿富汗加入未来的突厥联盟,那么土耳其势力就可以通过这个联盟直接延伸到南亚,和巴基斯坦连成一片。

  土耳其肯定希望巴基斯坦也加入联盟。虽然巴基斯坦并不是突厥语系的国家,但土耳其在国际舞台上一直试图充当巴基斯坦的大哥。

  因为巴基斯坦是伊斯兰世界唯一的拥核国。如果巴基斯坦加入联盟,会让土耳其腰杆子硬起来。要知道阿拉伯联盟还没有拥核国。

  不过话说回来,土耳其本身和突厥人关系不大,能当突厥联盟的盟主,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老铁们其实比较纳闷,土耳其为什么执着于“泛突厥”。

  但是奥斯曼帝国梦,埃尔多安只敢做不敢说。要恢复奥斯曼帝国,哪怕是搞一个泛奥斯曼联盟,都相当于和整个西方撕破脸。

  埃尔多安虽然时不时和五常唱反调,但是和西方撕破脸的胆识还没有。前几年埃尔多安还想带着土耳其加入欧盟吃大户,但欧盟不给机会。正是在西方支持下,希腊把国境线划到土耳其门口,爱琴海岛屿绝大部分变成希腊领土。土耳其也没辙。

  突厥人活动过的区域,从东亚到中亚与南亚,到中东,到巴尔干半岛,一直延伸到北非,非常广阔。

  这些地方加起来,相当于巅峰时期的奥斯曼帝国加上中东地区、整个南亚、西伯利亚以及中国的新疆和内蒙古,可以说极为广阔。

  如果土耳其的梦想局限于奥斯曼,那么就非常有针对性,会引起周边国家的警惕。中东石油国、巴尔干半岛、欧洲诸国,都会反击土耳其。

  但如果说是泛突厥,邻国大概率一笑置之。因为泛突厥区域实在是太大了,就像韩国人说历史上自己最牛或印度人说未来自己最牛,谁也不会较真。

  同时统治者对内又可以宣布有比奥斯曼更大的雄心。这话听起来有点阿Q精神,但不得不承认,阿Q精神有时真的很管用。

  为了把土耳其的春秋大梦说明白,我查了不少史料,把突厥人的活动简史搞明白。

  闪米特系,指活跃于中东的游牧民族,包括阿拉伯人、犹太人、腓尼基人、库尔德人等等。他们擅长创造宗教,犹太教、基督教、摩尼教、伊斯兰教都是他们的杰作。

  雅利安系,起源于乌拉尔山以南的中亚大草原,向南入侵南亚和中东,摧毁了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以及古巴比伦文明。

  雅利安人在印度创建了印度教(印度本土人创建的佛教,在和印度教的博弈中失败),在波斯创建了拜火教(最终被闪米特人创建的伊斯兰教摧毁)。

  雅利安人南下的路线,也成为此后蒙古系游牧民族征伐南亚和中东的必经之路。所以吃瓜群众可以从印度数千年连绵不断的被征服历史中看到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的身影。

  蒙古系,主要指起源于中国北方的马背民族,包括匈奴、鲜卑、突厥、契丹、女真与蒙古人。

  北方游牧一脉,就是指东亚蒙古系马背民族,以民族更迭的方式推动历史前进,匈奴消失,突厥崛起;突厥消失、契丹崛起,这种。

  蒙古系游牧民族天然的本能是南下进攻华夏农耕文明区域,因为那里气候温和,人丁兴旺,财富众多。

  农耕民族与马背民族沿着长城一线的千年对峙拉锯(秦汉对匈奴、隋唐对突厥、宋对蒙古),占据了二十四史很大的篇幅。

  有些南下比较顺利,如鲜卑人、蒙古人、女真人,建立了国家甚至王朝。有些被击败,比如匈奴人与突厥人,便会向西去。当然蒙古人在所有方向都很成功,是个例外。

  东亚明显是黄种人,比较纯粹,因为历史上极少有人从西向东迁徙,主要是从东向西征服。

  天山附近的民族,就兼具黄种人和白种人的特征。明星迪丽热巴就是典型,既有黄种人细腻的皮肤,又有白种人的立体轮廓。

  突厥人的活动区域非常复杂,我消耗了很多脑细胞,才把很多碎片化信息串联起来。

  突厥的事还要从中国说起。古代中国北方有一个游牧民族,叫丁零人;最初在贝加尔湖以南的苦寒之地游牧,臣服于匈奴。

  匈奴在和汉帝国的战争中遭遇重创而西去,东亚大草原出现了权力真空。丁零人趁机在蒙古高原扩散,向西远至阿尔泰山一带。

  强大之后的突厥帝国威胁到唐帝国北部边境,就像匈奴帝国威胁汉帝国一样。突厥和唐帝国重复了匈奴和汉帝国的故事,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

  最终强悍的突厥帝国成了大唐走向超级帝国的绊脚石,并从中国的二十四史舞台上消失,开始出现在世界历史的舞台上。

  突厥残部从天山以北向中亚迁移,和当地很多民族(如雅利安人、波斯人等等)融合,于公元975年建立了强悍一时的加兹尼帝国(首都加兹尼,今阿富汗加兹尼市)。

  巅峰时代的加兹尼帝国统治范围包括阿富汗、土库曼斯坦、伊朗、乌兹别克斯坦部分地区、巴基斯坦与印度北部(这也构成如今埃尔多安插手印度与巴基斯坦的理由之一,因为突厥人到过印度)。

  突厥人整合了那些地方的语言,所以如今中亚的哈萨克语、土库曼语、乌兹别克语等等,都属于突厥语系。

  土耳其把这些突厥语系的国家与地区(俄罗斯和中国部分地区)视为泛突厥的一部分,到处指手画脚。

  随着加兹尼王朝在内斗(游牧民族国家的传统)中式微,王朝北部有一个突厥部落趁机发展壮大。

  塞尔柱克有位孙子,叫图格鲁克,是一位能力和野心兼具的人物,带领塞尔柱人造反,并在1040年与加兹尼军的决战中获胜。

  但图格鲁克并没有击溃加兹尼王朝,而是率领塞尔柱军队进入西亚,创建了塞尔柱帝国,并于1055年控制巴格达哈里发,自立为苏丹。

  (这里补充几句:加兹尼王朝于1189年被另外一支突厥人建立的古尔王朝所灭;古尔王朝又被花剌子模所灭,花剌子模后来被蒙古人所灭。)

  塞尔柱王朝的旁支,一个突厥人控制的部落,在小亚细亚(如今的土耳其附近)建立了一个罗姆苏丹国。

  破碎后的罗姆苏丹部落中,有一个叫奥斯曼,随后壮大为奥斯曼帝国。塞尔柱帝国对西亚最大的贡献,就是把土耳其、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等国的语言突厥化,变成突厥语系国家。

  原因一,我认为写文字,既像是农民种地或工人打工,又像读书交友,得有诚意;要挖空心思搞一些原创性的东西。

  原因二,我觉得咱们的二十四史,局限于中国内部的事儿,对外辐射很少,造成中国史和世界史的割裂。既不利于中国人了解世界,也不利于世界了解中国。这个结果很不利于中国人构建话语权与自己的史观。

  如今土耳其的泛突厥旗帜,犹如一个历史大箩筐,就是要把突厥人到过的地区都往里装。

  但实际上,不论是血统还是基因,土耳其都不能算突厥的继承者。土耳其和泛突厥之间没太多关系。

  到中亚的突厥人,和当地的雅利安人、波斯人等混血,兼有白种人与黄种人特征。

  南下印度与中东的突厥人,在当地人口占比越来越少,黄种人特征越来越少。比如说阿塞拜疆人,黄种人特征就已经很少了。

  其次到西亚的突厥人数量已经很少,不足以构建单纯的突厥部落,还是要继续混血。

  土耳其人身上,还有希腊人、波斯人、罗马人、阿拉伯人、斯拉夫人的血统,而且不见得比突厥血统少。

  在奥斯曼帝国之前,土耳其那个地方,曾经被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东罗马)、阿拉伯帝国、塞尔柱帝国、蒙古帝国统治过,这些帝国都曾在那一带留下过深深的痕迹。为什么土耳其偏偏要搞一个泛突厥主义?

  波斯帝国的传承是伊朗人,亚历山大帝国的传承是希腊人,罗马帝国的传承是意大利人,东罗马帝国的传承转移到斯拉夫人那里,阿拉伯帝国的传承在沙特人,蒙古帝国的传承在蒙古人(内蒙古与外蒙古)。

  唯有当年的突厥帝国,现在没有直系传承者,土耳其正好把它拾起来,搞一个泛突厥的大旗;一方面可以在欧亚大陆搞事,另一方面可以恶心老对手俄罗斯、伊朗、沙特。

  至于土耳其人为什么一定要做泛突厥这个春秋大梦,前面已经说过,并不是说土耳其政客愚蠢,恰好证明他们很精明。

  当埃尔多安打起泛突厥的大旗,欧美首先不会拦着他,因为泛突厥和俄罗斯传统利益冲突,欧美巴不得土耳其可以去折腾俄罗斯。

  以去年纳卡战争为例,土耳其明目张胆支持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对付信奉基督教的亚美尼亚;同样信奉基督教的欧美假装看不见,其实就是对土耳其施行绥靖政策,鼓励土耳其在俄罗斯周边折腾,与当年鼓励第三帝国折腾苏联的策略类似。

  由于土耳其滚刀肉的个性和北约身份,俄罗斯也不会下决心与其死磕。俄罗斯如果和土耳其开战,肯定要大放血。所以土耳其虽然很横,俄罗斯仍然表示凡事可以商量。

  土耳其明显尝到甜头,决定扩大业务;如今终于把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更名为突厥国家联盟,传递出来的信号很明显,就是要在中东和中亚加大折腾力度。

  这年头当大哥是需要付出真金白银的。现在小国政客也很精明,懂得到处拿好处。以中亚五国而论:

  哪怕印度召开阿富汗安全会议,人家去捧场,多少也能捞点实惠;如此这般(如果以后伊朗混好了,搞泛波斯梦,也得给人家好处),也算是小国获取财富之道。

  土耳其想让人家抬轿子,自然也得出血。单靠什么泛突厥那个空洞的口号就想号召大家跟着干,那也是异想天开。但土耳其经济实力毕竟有限,货币、股市、债市经常上演大跳水甚至是崩盘大戏。

  话说回来,就算埃尔多安通过突厥联盟实现大哥梦的做法大打折扣,那也是普京的强劲对手。

  普京为了稳固俄罗斯在前苏联势力范围内的区域优势,肯定会在俄白联盟基础上吸纳新成员,中亚五国也是争取对象。

  吃瓜界的老铁们很快就能欣赏,埃苏丹和普大帝为了吸引小弟而扳手腕的刺激场面。

  究竟是苏丹魅力更大,还是大帝更胜一筹,也许永远不会有最终答案。原因很简单,两个口袋里钞票有限但态度蛮横且控制欲很强的政治强人,很难让小弟心服。